新闻动态

【原创】奇幻战斗——光与暗的交界线1

2019-12-02 08:41:51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光与暗的交界线1

作者:侵略的喵星人

眼前一片黑暗。

「你好啊~客人。」

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

哼哼哼~

不知为何,耳边响起声音的同时,心中的声音也一同响起。

「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请安静地坐下来吧。这里是……心的世界。」

眼前出现的是,罩着黑色连帽的衣篷的,看不见脸的少女。

「就由我来,讲述你的故事吧。」

在一片黑暗之中,她手捧着书,笑吟吟地坐在看不见的椅子上。


【那个女人……在笑。】

那是一种奇特的笑容。

【一片模糊,好像……还在下着大雨。】

为什么她在笑呢?被大雨淋湿也没有关系吗?

【……只有那副笑容清晰可见,但却完全看不清她的脸……】

对,那是……不可思议的笑容呢,仿佛有着一种感染力……不……称为魔力会更好吧?

【她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是,完全听不见……就连大雨应有的清脆乐声也听不到……这片世界里没有任何的声音。】

看到那副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想要笑出来呢,像她一样,开心地笑着,向周围的人传染名为“快乐”的情感……

为什么呢?

大概,我憧憬着吧?也许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是我心中的偶像,是我的目标……

即使被嘲笑也没有关系,被讨厌也没有关系……

只有这一点……想要像她一样向周围传递快乐,像她一样露出那种不可思议的笑容……是我发自内心想要的。

为什么呢?

我已经问过自己无数遍“为什么”,我想,大概……

是因为我什么也没有吧。

哪怕……在那副面具的背后隐藏着再多的悲伤也无妨。


清晨,柔和的太阳光从敞开着的木窗口射入,照亮了这个朴实的木房间。

普通的木床的旁边满是散落的酒瓶,而造成这一幕的罪魁祸首则死死地躺在床上,只有一只左脚半伸出在床外。

「早上了哟!」

啪啪啪!

「唔……」

一大早,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连续三个巴掌打在床上的青年,使这个眼睛处用布环着脑袋绑起来的奇怪青年微微动了动嘴,转过头。

「啊啊~看看这满地的酒瓶,见啊,你昨晚到底干什么了啊?喝那么多酒……该不会是偷偷带野猫进来了?哼哼,不愧是变态少爷呐!~」

「……不要再戳过去的事情了……」

青年摇了摇脑袋,从床上缓缓坐起,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现在……就是现在啊……」

「不过,虽然是夏天,连被单也没盖,是直接喝倒了吗?真是稀奇呢,月夜见居然会把自己灌倒什么的,这幅样子下去的话被嘲笑得哭起来我可不管哦?」

「没有关系。」

名为“月夜见”的青年对于眼前的女孩的冷嘲热讽像是习惯了一般,疲软地甩了甩手就站了起来。

房间由木板组成,布置也只有简单的床和桌子等基本家具。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两人的身高差一下子就拉得很大了,月夜见眼前用黑色修道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甚至连头发也由用三角扣固定住的连衣帽遮住了的女孩,仅仅只到了他腹部上下。

「兰,帮倒杯水……」

「早就在这里了哦。」

月夜见顺着被称为“兰”的女孩那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看向桌面,那里早已放好了水杯水壶还有洗脸盆,似乎是兰在叫醒他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

「你……应该没有宿醉吧?」

「……」

月夜见无视了皱了皱眉头的兰的问话,拿起水杯,一口气喝完后就往不远处的空无一物的衣架走去……

「喂,见,你睡傻了吗?」

当兰提醒他的时候,月夜见才“看”着那空荡荡的衣架摸了摸身上的棕色大衣,意识到自己根本没脱衣服就睡着了的他什么也没说,弯下腰拿过一旁的箱子开始收拾酒瓶。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有点头晕而已。」

「那不是很麻烦吗?」

「不,麻烦帮准备一下早餐,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啦……话说不是一直都是我准备的吗?」

月夜见转过头看着兰勉强笑了笑,抱着一箱子的空酒瓶在兰那淡蓝色的眼睛的注视下,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房间。


一百年,一世代;一千年,一变代。

今年是第三变代十六年,即是说,自人类记事以来已经过了三千年,到了第三个变代。

两千年前,诞生了“神”,一千年前,诞生了“魔法”。

仿佛在嘲笑着人类对这两个偶然而作的文章,这次,什么都没有诞生,一直都是迷,人们一开始的不安渐渐淡去,一直过了十六年。

在这里,伦毕拉克城,处于特苏尔帝国最边境,与邻国相隔着一片有着如深渊般的大峡谷的森林,本应是个小村庄的地方,如今却是帝国第二繁华的城市,是宰相“阿托夫?巴伦媞尔”的领土,即是巴伦媞尔家的领土。

但是,在城市里并没有巴伦媞尔家,甚至连巴伦媞尔家的人也没有一个,在这里的只有……

「见!你还没有洗脸啊!」

「放那里就好了啦!」

眼前从大门跑过来的,像是小女孩一样的家伙,是我的青梅竹马“兰”。

「这里是办公桌耶!弄湿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怎么办!?」

兰不满地歪着嘴,双手捧着洗脸盆,小跑着跑到桌子旁。

在木制的房间……不如说是宽敞的办公室里,月夜见虽然手里拿着报告,却一直在盯着兰。

「真是……今天你很奇怪哦?」

兰一副无奈的样子,将洗脸盆递过去,月夜见也不拖拉,随手把报告丢在台上,不顾眼睛上的布直接用沾水的毛巾擦了擦脸就算完事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是像往常一样工作,喝多了点酒而已。」

「是是~我知道了啦,嘛~也不知道哪个变态昨晚喝酒喝倒自己呢,该不会是欲求不满到出现幻觉,幻想着自己一旁坐着一个美女呀?~」

「我说啊,我以前也没有那么不堪吧?」

「是吗?我觉得要更甚哦?」

兰开心地笑着把洗脸盆端走,直到她小小的背影跑出了房间,月夜见才将目光放回到桌面上的报告。

「又是治安问题吗?卫兵们也真是辛苦啊……嘛,我们差不多吧,卫兵们哟。」

月夜见笑了笑,从桌子底下不知道哪里又摸出来一瓶酒,将上面的绳子解开,拿下布,又喝了起来。

「真是……不成样子啊,我在害怕什么呢?不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自己该做的事情了吗?」

咔哒!

兰刚离开不久,门又一次打开了,而进来的,依旧还是兰,只不过她手里端着一盘看起来像是属于月夜见的早餐的东西。

「那不是我几年前送你的围裙嘛?真是怀念啊。」

「说什么呢?不是一直都在穿吗?」

身着黑色的修道服的兰又穿上了粉红色的围裙,本来修道服连头发都用连衣帽死死扣住不露出来就已经很奇怪了,再加上粉红色的围裙就更奇怪了。

「来,好好吃完再工作吧,见,先别喝酒了。」

「嗯……那个啊,兰。」

「嗯?」

说着,月夜见伸手从兰手上的托盘上拿起一小块面包,塞进嘴里,转头看向桌面上的报告淡淡地继续说下去。

「等下我们出去约会吧?」

「诶?」

兰可爱的小脸,一下子就扭曲起来,一副难以置信地喊着“你说什么!?”的样子。


“诞生‘神’的系统与概念以后,被世界所崇敬的英雄,就会成为‘神’,而被‘神’看中的人类,则可以获得他们赐予的‘神的祝福’

得到祝福的人大多都会完成一番事业。

诞生‘魔法’的系统与概念以后,世界上的少数人类会伴随着出生而拥有一个魔法,但魔法非常弱小,使用时显现的魔法阵也要求严格,几乎大多数魔法不是用于日常则是没有用处。”

像这样,不停地读书,思考,研究,读书,思考,研究……

在近乎海一般多的书里,被淹没。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不知道。

为什么思考?

不知道。

只是……活着。

只是……思考。

没有必要赋予其意义,只要知道自己活着就好。

没有必要为了思考而思考,只要顺其自然去想就好。

只是活着,尽力去活着就好,没有必要执着于生存。

这就是我活着的样子。

就这样,短暂的时间过去了。

身体渐渐长大,我却没有任何实感。

到底……缺少了什么呢?

「大小姐。」

「怎么了吗?」

暗淡的月光下,纤细的小手拂过银色的发丝。

「女仆长的信来了。」

书本被轻轻合上,放在了一旁……


「什么啊?干嘛还穿着那身奇怪的衣服啊,兰。你难道就不觉得热吗?」

月夜府的门口处,月夜见正环抱着双手看着太阳底下依旧穿着那套严实的修女服的兰。

「又不是我想才穿成这样的……」

兰别过头,双手互相把玩着,小声地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那么,就好好地把麻烦的修道服换下来,换成可爱而完全不符合你气质的小裙子享受一下久违的生活吧~」

「你啊……」

月夜见一边说着关心的话,一边却故意蹲下身当着兰的面坏笑着,这让兰的脸抽动了两下,很明显是不开心的表现。

「什么啊,干嘛还是那么矮啊,兰。不多吃点蔬菜可长不高哦?」

月夜见朝着兰的头上伸出手,刚要摸到就被兰生气地甩开了。

「又不是我想才长那么矮啦!我也是有好好吃饭的哦?不像某个家伙,就知道整天到处“可爱的女孩子在哪?~”地一边喊一边到处飘的家伙靠妄想为生呐!」

「喂……喂喂!不要在这里上暴露别人的黑历史啊!」

月夜见慌张地四处张望了一遍,随后拉起兰的小手就走,但是脸上却依然洋溢着笑容。

「话说,幽会为什么要到大路上呢?」

「不是幽会,是约会。」

「约会?」

兰不解地仰视着月夜见。

「嘛,只是我开的玩笑而已,偶尔带你出来走走也不错,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是这样啊?嗯……」

兰微抬着头看向街道,用空着的右手食指与拇指轻捏着嘴唇思考着。

城里的建筑大多不高不矮,大多数是木与石制的,一些人家的窗户处还摆放着一些鲜花,给人一种安详而与世无争的城镇的感觉。

「去吃蛋糕怎么样?」

「可以……啊?」

当两人在人数不少却略显宽敞的街道上行走着的时候,突然一个有点胖胖的人影撞到了月夜见的侧肩。

「啊啊不好意思……这不是月夜先生嘛!真是幸会幸会。」

那是一个微胖的男人,他夸张地说着客套话,笑着摘下不合他气质的黑色绅士帽,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虽然看起来像是偶遇,却让人有一种故意的感觉。

「福尔特……」

「见,他是谁啊?」

月夜见脸上的笑容刚要消失,一听到兰的声音又变了回来。

「啊啊,是某个工作的一员,福尔特?斯特拉,我要稍微和他说几句。」

说完,月夜见就松开了手,在兰狐疑的目光下用手拢过福尔特的肩膀,走进热闹的街道一旁的小巷里。

「怎么样?」

「哼哼,从“梦乡”弄到手了哦月夜先生……」

福尔特刚自信地笑了笑便马上沉下脸来接着说。

「虽然很想这么抬头挺胸地自夸一番,不过您当初突然提出来的这个任务可真是艰巨啊……运来这么一个小小的玩意居然失败了一百多次……啊啊,我可没有夸张哦?我可是为了您把以前的“熟人”们都给找来了呀。」

福尔特像是感觉到了月夜见本不应该存在的刺人目光一般,从略显华丽的衣服里掏出一块手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

「在你这里吗?」

「哦,在我身上,这玩意到底什么呀?上一个城市我被卫兵在街上搜出来的时候差点吓死我了,没想到他们看了看就放了我。」

福尔特庆幸地说着,从衣服里掏出一个被布包裹着的东西塞给月夜见。

「这次是因为东西小又不贵才帮你的啊,说起来也真是怪,被抓到的家伙们一个都没事,货车被搜了一个遍什么都不拿,专找这玩意,一找到就被销毁了。」

「知道是谁干的吗?」

「不知道,他们都说是一个拿着大得恐怖的镰刀的穿黑袍的家伙。」

月夜见摸了摸手上的小玩意,将其塞到衣服里面去。

「总之,月夜先生你小心点,可不要被那个家伙给发现了啊,我还有事,那些小伙子等着我去收工呐!」

福尔特又笑了笑,戴上帽子,转身小跑着融入了街道的人流中。

月夜见暗自叹了一口气后,兰靠了过来。

「什么事情?」

「关于某个计划的事。」

「真是神秘呢,是要去找美女吗?」

「不,是个大叔哦。」

突然,兰瞪大了眼睛,看着月夜见。

「什么?」

「我还以为……见只喜欢美少女来着……」

「喂……」


噹!~

远处的钟楼敲完第九次响声的时候……

「要说什么最好吃的话,果然还是蛋糕啊~」

「是吗?」

月夜见看着坐在对面的兰,一副溺爱的样子看着她一小块一小块地吃着草莓蛋糕。

他们已经到了一家比较偏僻的店,坐在亭子靠边的座位上,外面种着花草,加上人也少,是一个很舒适的店。

「要说什么最不可思议的话,果然还是你居然够得到桌面啊~」

「喂!又不是我想长这么矮的!」

月夜见学着兰的口气嘲笑着她的身高,惹得兰闹起别扭来,不过这只引来了月夜见的笑声。

「衣服的品味也很差哦?」

「我觉得还好啊,像这样在额头一次扣住三边,就不会被风吹倒而且也挺好看的……」

兰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修道服的连衣帽。

「真是不配合啊~兰。」

「什么啊?我又怎么了?」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烦死了!主人您不也戴着一个老鼠臭的布吗~”」

看着月夜见用着“娇气”的声音模仿兰说话的样子,兰呆呆地注视着他足足有三秒。

「很恶心哦,见。」

「不……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把注意力放在“主人”两个字吗!?」

「……」

接着,兰又无言地注视了月夜见三秒,看得他冒出了冷汗,接着兰放下刀叉,把剪刀手放在左眼上……

「讨厌啦!~见大人真是恶心呢~」

「不……虽然很可爱但是可以不要抄我老底吗?」

月夜见苦笑着拂过自己的脸,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是吗?“见大人”……“剪刀手”……你以前不是说很棒吗?」

兰一边数着指头像是在问“哪里不对吗?”,一边却是坏笑着,完完全全就是故意的。

「也没有哪里不对啦……」

「话说,见,你不吃吗?」

「我?只要有这个就够了。」

月夜见举起桌上的杯子,朝着兰摇了摇。

「酒?」

「对,你也要来一杯吗?」

「留到“约会”结束后吧。」

兰笑着,这次的不是嘲讽的那种,只是单纯的笑。

「我可不会把你抬上床哦?」

「才不会醉啦!」

看来是没有听懂是什么意思。

月夜见一边想一边对着兰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接下来的,是服装店?

「喂,见,你傻了吗?」

「说的也是,你穿不下那些可爱的小衣服啊。」

「我才没有胖啦!」

在店外闹别扭的兰虽然很可爱,但是却引来了路人好奇的目光。

「再说,我穿其他的衣服被认出来了怎么办嘛!?」

「偶尔穿一下也没关系吧?」

反正也快结束了。

「这怎么行?快走吧,见。」

虽然月夜见有自己的打算,但是不知情的兰还是拉着他的袖子把他带走了。

再下一个的是……一家从外面看都脏兮兮的武器锻造厂?

「来这里干嘛?还是说“约会”就是要去这种地方吗?」

「不,只是路过。」

月夜见握着兰的手,犹豫了一会后,还是拉着她走了进去……

「咦?要进去吗?」

「啊,都来了,就给你弄把玩具吧。」

「当我是小孩吗?」

兰虽然脸上不高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月夜见走了进去。

「啊……难以置信,里面全是一股奇怪的味道而且……」

出来一直到现在,兰一直都在说着那里面的事情,看得出来她对于那里面的环境很不满。

不过,不满是不满,到手的短剑是不会松手的。

「嘛,喜欢就好。」

「喜欢什么啊……这不是被硬塞过来的吗……」

「不是挺好的吗?」

「完全用不上啊……而且我也没挥过剑……嘛,见倒是挥过呐。」

「……」

月夜见苦笑着不说话,继续拉着兰的小手走着,至于那把剑则是被兰握在另一只手里。

下一个,是城市唯一的学院。

「喂!住手啊!」

「啊哈哈!这个家伙很奇怪耶!为什么要把头发罩住呢?」

月夜见笑着在一旁看着兰被一群差不多高的小孩围着,不停想要摘下她的连衣帽,但是由于兰死死地护着关键的纽扣位置,所以根本扯不下。

「喂!见!快来帮忙啊!喂喂喂!你们这群家伙!我可是大姐姐哦!」

兰不甘处于被动的状态,于是用力地挥起了手,不过在旁人来看只是小孩在玩耍而已。

「加油哦!兰!非常适合你!」

「你这家伙!见!!!!!!」

顺便一说,剑暂时放在入口处了。

「你们快来啊!这家伙超有趣的耶!居然说自己是大姐姐什么的!」

「完全不像啊!」

「可恶……」

兰那气得涨红起来的脸,深深地印在了月夜见的脑中。

就这样,图书馆。

「我们是要在这里呆一整天吗!?」

战神教堂。

「这样挥剑?」

噹啷!

一旁摆设着的花瓶摔碎了。

「哈哈哈!」

「……果然还是见比较好挥。」

谐音有时候也是挺有意思的。

马场。

「喂!喂!喂!停下来啊!!!见!见!快救我!!」

「求!我!啊!」

「见大人啊啊啊啊啊!」

兰在灿烂的阳光下,和马一同在场里快乐地奔跑着,虽然表情有些夸张了,看起来随时会摔下来……但是月夜见都在温和地笑着了,一定没有任何问题的。

政府。

「塞丽娜在吗?」

「哟!月夜先生,这是你第十个媳妇吗?这么小都不放过,真是衣冠禽兽啊~」

「喂,见?」

「……」

兰似乎听不出是在开玩笑。

不知不觉间,没有什么特别意义的,平淡的玩耍接近尾声,黄昏将至,天际间已经出现了一抹淡黄色。

在伦毕拉克城西城区,那里是一个刚开始发展的地方,所以,在其最高的一个荒凉的小山头上,几乎可以看到整个城市,周围几乎看不到人影,可以看的,只有周围以及城外茂密的山林……和那直插云霄的,不可思议的圆柱状高山。

「见……一整天都没有工作呢~」

「啊啊。」

月夜见和兰背靠背坐在一起,旁边的是一箱酒,其中有一半已经开过了,除此以外的还有兰的短剑,几碟下酒菜。

「没有关系吗?~」

兰似乎醉了,可爱地傻笑着。

「啊啊,事情都交代完了,所以没有关系。」

「是吗?~」

兰迷迷糊糊地拉长着说出来的话,红红的脸发热着,让她眼神有些迷离。

「夕阳……很漂亮哦……」

「啊啊。」

「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出来玩过了呢?」

「啊啊。」

兰“哼哼”地笑出声来,用手肘碰了碰月夜见的手臂。

「就不会说别的了吗?」

「啊啊,夕阳很漂亮哦。」

「那个我说过了吧?」

「对啊。」

月夜见抓了抓头发,从箱子拿出一瓶酒,解开,拿开,一口气喝完。

明明平时跟喝水一般喝的酒,不知道怎么,月夜见也觉得自己的脸烫了起来。

「……」

兰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动静,以为她睡着了的月夜见,从衣服里摸索着,掏出一小瓶东西。

「明明最后的压轴还没有拿出来……真是遗憾。」

「什么?~」

兰突然又发出了懒散的声音,惊得月夜见身子一抖。

「压轴?」

「啊,是早就准备好的烈酒哦。」

「要喝吗?~」

「如果你还想喝的话。」

「……」

虽然没有说话,没有动静,但是月夜见似乎已经知道了兰的意思,又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酒杯。

「见~不可以喝太多哦!~」

「喝醉的家伙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哦。」

「哼哼哼~」

月夜见站起身来,一下子失去依靠的兰摇摇晃晃起来,但是没有倒下去,还是在月夜见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给。」

月夜见递给她小酒杯,往上面倒满。

「……」

噹!

轻轻一碰过后。

两人一口气喝完了各自的酒。

相视无言,月夜见温和地笑了起来,轻轻地抚摸着兰的头。

「还是第一次摸到你的头啊。」

「脸红的样子也很久没有见到过了啊。」

「兰,我们……是朋友吧?」

「嗯……最好的~」

「……回去吧。」

兰静静地点了点头,握住月夜见的手,两人开始往回走去。


「就到这里吧,兰。」

「唔……?」

开始暗淡下来的街道上,月夜见带着兰来到了街口边,看起来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月夜见也不确定她有没有听到。

正当月夜见摇头的时候,一个男人从巷子里走出。

「少爷,带她回府就可以了吧?」

「啊,那样就好,大概她会自己摸回房间的吧。」

接着,在兰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握着的手交接,已经不是同一个人的了。

男人向着月夜见低头行礼,随后轻轻地拉着兰往月夜府方向走去,在开始冒头的巨大圆月底下,街道渐渐变得昏暗,在兰准备转角消失在他的眼前的时候,月夜见自言自语起来。

「明天见,兰。」

到时候,我们会以何种形式见面呢?

这么想着,月夜见转过身,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咔!

「啊!……」

似乎是踩到了石头扭到了脚,兰被突然到来的意外吓了一跳,头脑也清醒了一些。

「喂,见?」

正当她想说什么而看向旁边的时候,她才惊讶地发现,那个人不是见,于是慌忙甩开了手,停了下来。

「少爷有工作,我会送您回去的,怎么样?脚没有事吧?」

男人朝着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一看就知道是不常笑的家伙,显得有些笨拙。

「见呢?」

兰似乎认出来是月夜见认识的人,也没有感到害怕。

「少爷有很重要的工作。」

「是很秘密的工作吗?」

「是。」

听完,兰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手似乎碰到了什么,于是她往腰间看去,那是“约会”的时候得来的,仔细一看,剑鞘也是黑色带一点金黄色纹路的,和她的衣着很配也很相似。

「剑……吗?」

剑?

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守候在一旁。

突然,兰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就跑,矮小的身躯飞快地跑了起来,让男人大吃一惊,似乎他并没有想到兰会突然往回跑,刚想追过去的时候,兰已经消失在了转角,于是他只好保持着伸手的动作停了下来。


夜幕降临。

天上的月亮很圆很大,今晚是如此,明晚是如此,今后也是如此。

也许是因为月亮大的缘故,街道并不会很黑,即使是正常人也可以正常走路,但是晚上依旧看不见什么人影。

在这之中,不包括月夜见。

「……」

他无声地走着,脚下的皮鞋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只是走着,似乎在往哪里的目标走着。

「啧……」

他的手在哆嗦,虽然是夏天,但是他出门的时候还是穿上了皮大衣。

「我……也会害怕死亡啊。」

虽然嘴上说着丧气的话,但是他的脚步没有停。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该做什么我很清楚,没有必要感到羞愧,因为我知道死亡是每一个人每一个生物都会惧怕的。

忽然,他抬起头,不远处的,是那高耸着的教堂上的尖端。

月夜见将手摸入大衣中,走入一旁漆黑的小巷。

目标就在那座教堂里,我知道的,不会失手,情报早已确认了无数遍,没什么,很简单的,只需要扣下去,拿走他的命就好。

「咕……」

对……只要拿走了他的命就好,这样一来,兰就不用再躲起来了,像今天一样,开心地到处玩……

做了这种事情她会开心吗?我知道,这种问题很愚蠢。

不管她开不开心,我都要将她解放出来。

而且我还不一定会死……

【「喂,月夜先生,这次我又失败了呀真是没办法呢……不过,我这次带来了一个很有趣的情报哦。」

「是什么?」

「听说你叫我运的那玩意啊,会招来恶魔,是恶魔的召唤器哦。」

虽然我认为恶魔是不存在的……但是这里不同,这里可是不同的地方啊……即使存在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只要使用那玩意,就会有恶魔出现,然后杀掉使用者,接着摧毁那玩意……你不信?那可是产货的商家告诉我的啊!怎么可能骗顾客?」】

我知道那是什么,不用他调查我也知道那东西是什么……

那是……

啪!

「啊!?」

突然,似乎太过于紧张和害怕,陷入沉思的月夜见撞到了什么,仔细一看他才发现……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那是,一个少女,穿着黑色礼服的少女,头发也是黑色的,就连脸也是一片黑完全看不见,即使是见用他那不知道怎么看得见事物的“眼睛”也看不见,除了那笑着的嘴,对,那是正在笑着的黑色少女。

似乎是在这里有什么事情的样子,而见则是撞到了她。

想要下意识地道歉,但是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的月夜见还是吞了回去反而是少女拍了拍衣服问他。

「没事吧?」

「……」

月夜见没有出声,既然是在夜晚,而且是如此偏僻的地方撞到,就说明大家都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吧,所以他没有回话,当他绕开少女想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走的时候,他的袖子被轻轻扯住了。

月夜见转过头想要喊“放开我!”,但是他还是咬牙忍住了,少女则是注视着他……

「你……是月夜见呢。」

「!?」

被认出来了!?

「别那么惊讶嘛,别看我个子比你矮半个头,也是经过了很多地方呢……但是在眼睛上戴块布还看得见的人我还没听说过第二个呢。」

「你想干什么?」

月夜见不爽地甩开她的手,在这昏暗的小巷里,即使是月夜见也难以看清她的存在,这让他更添了一分小心,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女很危险……

「不要那么紧张,我只是希望拜托你一点事情而已呢。」

「抱歉呐,我还有急事要做,恐怕你得另寻他人了……」

「哼哼~看来……」

少女笑着,用手优雅地掩住嘴……

「你在去赴死呢。」

「!?」

月夜见一惊,往后退了一步,完全就是被说中了的样子。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不过我已经收集了很多关于你的情报了呢,月夜先生。」

「你……是谁?」

「但是,就这样去换命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呢?」

少女说着,轻轻提起那融入黑暗的裙子。

「我是“勒夏特勒?瓦尔纳丝”,来自雅尔丝帝国。」

「……」

「对,是与你们交战中的国家哦,不过,我虽然是来自雅尔丝帝国,但是我所要拜托的事情,是以我个人身份提出的哦。」

「……」

能信的有几分呢?拜托的事情是指什么呢?

既然知道了我来这里的目的,那么她肯定会提出对我有利的条件……

月夜见思考着,眼前的少女却是一动不动,似乎是特地给他时间去思考。

……但是……她知道的情报再多,也不可能探寻到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但是,她已经知道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而她似乎有着只有我才能帮到的事情,也就是说,要是她悄悄跟过来,在我使用那个东西的时候阻拦我的话……相当于我最重要的手段被封住了,一旦失败的话……机会恐怕不会再有第二次……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

呼!

月夜见放在腰间的手,忽然间就从腰后拔出了小刀往少女脖子上划去……

啪!

只是一瞬间,对,原本是想“反正是要杀人,多一个也无所谓”的月夜见,被她一瞬间卷住了手,一掌把他推飞出去了。

「!」

啪嚓!

一个难看的翻滚后,月夜见赶紧站了起来,手中的刀不知道掉在哪里了,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外面,但是更重要的是,那个昏暗的小巷中的少女……

她缓缓走向月夜见这边……

好强……这家伙……

「为什么要试图杀我呢?我想我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呢,月夜先生。」

「切……」

「见?」

「!?」

那是,兰的声音,月夜见往一旁看过去,站在那里的,确确实实是兰本人,虽然脸依然是那么红,但是看起来已经清醒了许多。

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

月夜见惊讶地看着她,忽然左手一甩,一道模糊的黑影划过……

哒!

「快跑!」

「诶!?」

月夜见大喊着跑向兰,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她就跑。

被留下的少女没有急着跟上去,头往下一看,漂亮的黑裙被一把小刀钉在了木箱上。

她不急不慢地拔出来,往上一跳就翻到了足有三层的楼顶上。

「喂!见!?发生什么了!?」

「回去再说!听好了!兰,等下我会放你下去!你马上去找塞丽娜!叫她来月夜府!」

「塞丽娜她现在不是不值夜班了吗!?」

「所以才好找啊!」

说着,在下一个转角处月夜见放下了兰,往月夜府的方向跑去。

不会错……见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但是……

被留下的兰虽然什么都不清楚,但是也没有挽留月夜见,担忧地呆了一会后,也往另一个方向小步跑去。


<